2018年第2期

过往期刊

  • 2018年第1期
  • 2017年第4期
  • 2017年第3期
  • 2017年第2期

编委会

封面题字: 杨 辛
主办单位:北京大学
顾 问:王义遒 林钧敬 张 彦
编委会主任:叶静漪   陈宝剑
副主任:
陈占安 李文胜   徐善东
张庆东 陈永利
委 员(以姓氏笔画为序):
王 勇 冯支越 孙 华 关海庭
陈建龙 刘海骅 宇文利 吴艳红
杨爱民 陈征微 赵为民 刘明利
金顶兵 查 晶 祖嘉合 冒大卫
夏学銮 蒋广学 霍晓丹 魏中鹏
刘书林(《思想理论教育导刊》常务副主编)
刘俊彦(《中国青年研究》主编)
彭庆红(《思想教育研究》常务副主编)
谢成宇(《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副社长)
卢丽君(《中国高等教育》编辑部主任)
寇红江(《北京教育·德育版》副主编)
夏晓虹(《高校辅导员》常务副主编)
周文辉(《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社长)
李艺英(《北京教育(高教)》社长)
郑 端(《思想理论教育导刊》编辑部主任)
陈九如(《高校辅导员学刊》副主编)
毛殊凡(《中国高校社会科学》总编室主任)
主 编:蒋广学
编 辑:李婷婷  张  鑫   张  勇 
             蔺   芳   唐  舒  马丽晨
             周培京  唐  博  张会峰  
             张   莹   宋  鑫  陈  威
             王丽雅   何  峰  于  潇
             李  妍    于  晨 郭玲伶

大学生出国留学影响因素分析——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为例

作者:张洪峰 冯黎 林琪贺 发布日期:2018-05-01

摘要:近年来,选择去往海外留学深造的大学生逐渐增多,但目前高校大学生发展指导工作仍聚焦于国内升学、就业指导,对出国留学指导的精度和深度还不够。基于这一情况,文章结合目前学院出国指导工作现状及学院近年出国留学学生的数据调查分析,对影响大学生出国留学质量的大学成绩、英语成绩、学生工作经历和留学中介等因素进行了初步分析,发现其中大学成绩和英语成绩与出国留学质量有显著正向关系,基于对以上回归模型结论的分析,文章提出了进一步做好大学生出国指导工作的探索性建议。

关键词:大学生;出国留学;影响因素;职业指导

 

2014年至2017年,北京大学校本部本科毕业生每年约2600人,国内外升学比例一直稳定在75%,其中出国留学比例一直稳定在30%。经济学院本科生的升学和出国留学比例更高一些,分别达到80%和40%。从数据中可以看出,出国留学已成为北大本科毕业生毕业去向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近年来大学生职业生涯指导已经得到了各高校的普遍重视,各高校在基本的学生就业信息提供、政策指导和管理之外,都普遍开展了针对在校生的生涯规划、职业能力提升、实习实践指导等职业生涯指导工作。经济、管理等社科类院系则更为重视这方面的工作,多数都建立了院系级的学生职业发展中心。但是对于学生出国留学指导的精度和深度似乎还显不够。在学校、学院层面,尚未有单独的科室机构来专门从事学生出国留学的指导工作。辅导员队伍也普遍缺乏海外学习或留学的经验,对留学准备的程序、国外经济社会文化环境和国外高校的学生培养情况了解不够充分。当前在这方面的指导,主要以简单的程序指导为主,“针对出国流程、相关手续办理、限制条件、深造学校选择、语言学习等相关事宜进行咨询”[1],辅以“思想教育引导”“学业规划指导”和“能力提升和素质培养”[2],与学生精准化、精细化的指导需求还有一定的差距。

有志于出国的大学生在学期间普遍非常努力,为了申请到国外理想的学校和专业,投入了大量精力在专业课学习、GRE和托福等外语能力测试准备、学生工作和公司实习、国外高校和专业了解、自我介绍材料雕琢等工作中。很多学生在面对众多眼花缭乱的影响因素时难以分辨主次,不知道该将有限的精力集中到哪个方面才是最有效的。来自学校、学院和老师、学长的指导和经验似是而非,有时候让学生们更加迷惑和焦虑,于是很多学生付出不菲的费用求助于留学机构的“专业”指导。此外,关于出国留学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多集中在出国意愿和动机方面,如陆根书、田美、黎万红(2014)[3]和李文倩(2017)[4],很少从大学生自身基本条件方面进行定量分析。为了进一步做好大学生出国留学的指导工作,填补这方面的理论和实践空白,本文针对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近年出国留学学生进行了数据调查和分析,力求理清各种因素对出国留学高校质量的影响程度。

一、数据和样本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职业发展中心为更好开展学生出国指导相关工作,在学院近年出国留学的校友中,针对备受关注的出国留学重点信息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试图寻找出国学校申请情况与学生绩点、英语成绩、学工经历、实习经历、中介公司等之间的定性和定量关系。本次调查使用问卷星电子问卷形式,共收到有效问卷82份。并从学院掌握数据中补充了学生前6个学期的学业成绩,最终选取了数据清晰的样本54个进行了回归分析。

(一)出国申请的学校与专业情况

从申请结果来看,近年毕业生留学高校中,世界排名前20占52.44%,20—50占21.95%,除去未填写、以及不清楚的比例之后,可以说经济学院学子近年来大多数出国留学学生都得到了世界排名前50大学的录取,所在专业基本排名为世界前20。

(二)出国前的学生成绩情况

学生绩点(GPA)都在3以上,基本处于中游或中上游,其中3.7以上人数占比较大。

(三)出国前的学生工作经历情况

图1:学工经历对出国留学的帮助

超过一半的学生在出国前曾在校内具有相关学生工作的经历,例如担任校级、院级学生会、校内学生社团负责人等职务。对于学工经历与留学申请情况的关系,参与问卷的学生有不同的见解。多数学生认为较有帮助或是具有一般帮助。

(四)出国前寻求中介帮助的情况

在本次调查所收到的82份问卷中,有51位毕业生曾寻求中介帮助,占比62.2%,辅导内容包括了选校指导、文书以及考试辅导,心理辅导、出国申请基本知识普及、面试辅导、简历辅导等。其中,9人选用G中介,8人选用N中介,4人用V中介,3人X中介、3人选用R中介,中介公司中出现了行业领先者,但并未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仍处于行业发展之中。

二、回归模型及结果分析

(一)变量选择

1.高校排名(RANK)

检验大学生出国申请质量的指标有很多,例如高校国际排名、专业国际排名、高校毕业生就业竞争力排名、高校学生指导质量等。本文采用代理变量是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公布的2016—2017年世界大学排行榜。

2.在校期间成绩(GPA)

在目前国内大学教育体制之下,在校期间的成绩因覆盖内容全面、考量体系成熟成为衡量学生学习效果的最佳标准。在升学申请方面,学生在校成绩也同样被海外高校所重视,作为评估学生未来学习能力的重要信息。在具体度量方面,由于经济学院六个本科专业的教学培养计划各不相同,绩点绝对值的可比性较低,因此以在校期间成绩排名作为衡量标准,体现学生的相对竞争水平,本文也将学生在校期间成绩排名列为考察变量之一。

3.英语考试成绩(TOF)

在本次数据搜集的范围之内,包含听说读写在内的英语语言能力同样是高校招生环节所重视的,这将直接决定学生的科研学习状况及与当地文化相融的效果。而托福考试内容素以全面考察英语掌握水准著称,本文在数据收集阶段亦对此信息进行整理。

4.学生工作参与情况(SOCIAL)

学生在校期间参加团委、学生会、社团等学生工作的情况对其思维逻辑、社交能力的影响是明显的,后两者对申请过程中的面试等环节大有裨益。因此本文选取学生工作参与情况作为指标之一。

5.留学中介咨询情况(INTER)

随着大学生出国渠道及形势的日益发展,国内留学中介市场也逐渐繁荣起来,他们主要提供申请文书准备、面试指导、日常沟通点拨等服务,旨在提升学员在海外申请方面的竞争力,本文也对这一数据进行采集。

(二)多变量模型建立和分析

本文采用计量学中的线性回归模型,围绕上述四个变量对学生被录取海外大学世界排名的影响进行分析。

运用STATA软件得到回归模型的相关数据(见下表1)。

表1:初始多元回归模型的相关数据

注:“GPA”代表学生在校成绩于本专业内容的排名百分比(例如在50人班级中排名第1,对应值为0.02);“TOF”代表学生的托福考试分数;“SOCIAL”代表学生在校期间是否参与过团委、学生会、社团等学生工作,未参加体现为数值0,参加体现为数值1;“INTER”代表学生在申请期间是否有请申请中介进行帮助,“否”体现为数值0,“是”体现为数值1。

 

在表1呈现的多元回归模型中,可以看到在显著性水平为5%的情况下,仅有学生在校期间成绩排名一项体现为显著,与被录取高校世界排名存在线性关系,其他几项数据p值过大,但是不能据此判定这几项因素对学生海外申请未贡献价值,因为几项变量间可能存在多重共线性的情况,这从定性分析的角度也能够很好地进行理解,这里举两例进行说明,第一,一般情况下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因其学习能力强,在准备英语考试的过程中往往更加得心应手、效率更为突出,因此也更易取得优秀的分数;第二,参与过学生工作的学生往往具有更为开阔的思维模式,这对他们的日常学习也具有相当的助益作用。以上因素使得几项变量之间存在一定的相关关系,因此对回归结果产生了一定影响。

(三)单变量模型分析

基于对以上情形的考虑,我们对四个变量分别单独进行了分析,其中学生在校期间排名情况如下表2及下图2所示,托福考试成绩情况如下表3及下图3所示。

表2:学生在校期间排名回归模型的相关数据

图2:学生在校期间排名回归模型散点图

可以看出,在排除潜在多重共线性因素的影响之后,被录取大学世界排名与在校成绩百分比之间的正线性关系,即在校成绩排名靠前的学生,在交换申请季中被录取大学的世界排名也更靠前;而且p值在0.009这样一个很低的水平,结果显著。

表3:托福考试成绩回归模型的相关数据

图3:托福考试成绩回归模型散点图

 

可以看出,在排除潜在多重共线性因素的影响之后,被录取大学世界排名与托福考试成绩之间的线性关系在5%的置信度下仍不显著,但是0.059的p值在10%的置信度水平下则是显著的,即托福考试成绩高的学生,在交换申请季中被录取大学的世界排名也更靠前。

此外,是否参与过学生工作以及是否寻求过留学中介帮助的结果仍然不显著,不过相对于分别针对在校期间成绩排名、托福考试成绩的回归来讲,多元线性回归模型在加入是否参与过学生工作以及是否寻求过留学中介帮助的变量后得到了R方的提升,这隐含了两者还是具有一定程度的作用。

在多元回归模型当中,还有一处结果引人注目,即R方处于0.1266这样一个较低的水平,代表这四个变量对多元回归模型的诠释程度尚不够高。在申请季当中,学生个人基本素质之外的诸多其他因素也对最终结果有着巨大的影响,例如学生对修读专业的意愿、对留学国家及城市的偏好、家庭经济情况与留学地消费水平的关系等等,这些因素也是下一步研究应当着重考虑的。

三、进一步改进和提升出国指导工作的建议

以上研究结果,除了能够给准备出国的学生个体提供一定的参考意见之外,对于学生职业指导工作也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主要总结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加强大学生学业支持力度

从本文研究可以看出,学业成绩对出国留学质量影响最为重要。其实,对于国内升学、就业等职业发展方向,学业成绩也是非常重要的。学业发展是大学生全面发展的坚实基础。“高校应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设立全程、全面、全向的学业支持计划和内容,为学生在各年级、各学历阶段的不同发展时期提供系统的支持”,既“做好学业不佳学生的帮扶工作”,又“做好学业拔尖学生的创新培养工作”[5]。

(二)设立国际交流专项奖助学金

为了促进学生取得良好的英语能力测试成绩、了解国外高水平大学的情况,应当积极引导热心教育事业的社会资本,鼓励设立国际交流专项奖助学金。经济学院近年设立了启航奖学金项目,为有意出国交换的学子提供外语能力考试报名费和出国交换的资金支持,帮助学子扬帆起航,圆学术之梦,几年间累计支出金额已达109万元,共资助48名学子交流学习。

(三)助力学生提升英语能力

在学校正常的英语教学之外,利用学校、学院的国际化优势,开展英语讲座课程,建立语伴机制,成立英语角,鼓励正在考托福、雅思等英语能力测试的学生组成兴趣小组,共同学习。与国内优秀英语培训机构合作,开展共赢式英语培训活动,助力学生提升英语能力。

(四)开展专业化出国留学咨询服务

要将留学服务指导作为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建立由专职辅导员领衔,高年级学生、专任教师辅助和海外校友为顾问的指导团队,从职业规划、院校选择,到材料准备、面试辅导等多个方面,提供专业化的留学咨询服务。有条件的院校亦应该设立专门的科室机构来负责此项工作,力求此项工作的高度专业性。

(五)加强辅导员队伍的国际化水平

加强辅导员的英语能力培训,以期能够了解国外教育媒体资讯,并与国外大学教授、招生人员进行直接沟通,获取准确的第一手资料。有条件的高校,可以开展辅导员的境外培训,或者引进具有留学经历的辅导员。辅导员只有深入了解国外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现状,了解国外大学学术发展和招生情况,才能给学生以准确、专业的指导。

 

 

作者简介:张洪峰  北京大学党委组织部副部长  讲师

                    冯  黎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职业发展中心主任  助理研究员

                    林琪贺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团委常务副书记  助教

 

参考文献:

[1]赵春辉,徐芳,李晓颖.以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指导为核心的分流式培养模式探索[J].河北农业大学学报:农林教育版,2014(4).

[2]孙慧敏,赵明月,张安涛.出国留学大学生学业规划教育与指导体系研究[J].辽宁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14(5).

[3]陆根书,田美,黎万红.大学生出国留学意愿的影响因素分析[J].复旦教育论坛,2014(5).

[4]李文倩.新时代大学生出国留学动机研究及其教育引导[J].科学中国人,2017(11).

[5]张洪峰,姚静仪.中英高校学生学业支持工作比较浅议[J].思想教育研究,2016(3).